图片展示
搜索
图片展示

开心文化

 

¯¯¯¯¯¯¯¯¯¯¯¯¯¯¯¯¯¯¯¯¯​​​​​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妙 因:15952253612
心晓庆:13952250721
邮 箱:248139244@qq.com

震旦故事—回首震蛋(心晓庆)

回首震蛋

(心晓庆)

 

垒鸡蛋这么久,今天才忽然有了一种想把垒鸡蛋的感受写出来的愿望。很平常的一次垒鸡蛋。但是又十分的不平常。

今天早晨才从佛教圣地普陀山回来。下午在上海道场垒鸡蛋。左手痛的很,一个小时垒完1200以后左手腕就象是断了一样,痛得我龇牙咧嘴,右手也痛。因为以前垒鸡蛋也会这里痛那里痛,我也没怎么在意。正好行一姐也来垒,我就又接着垒。但是明明可以连续放的鸡蛋现在变得很难垒了,垒半天垒不上一个。手更痛了,又不好垒。垒了二十多分钟后,我站起来不想垒了。反正功课做完了,手也痛嘛,很好的理由啊。我站起身享受点心和泡好的咖啡。但是在喝咖啡时,没感觉到轻松快乐,几口就喝完了,反而是心中忽然一动,好象被什么敲了一下,想都没想就拿回蛋碗又重新垒。坐下来才想,这不是突破自己的好契机嘛,竟然还会去放弃。心力不够,就想逃跑,是想偷懒,给自己找借口就是这些心念化生出来的,不要借口不找理由才是真正做功课,真正想突破。

现在想起来,想写感悟可能也是最近心里总有一丝歉疚化生出来的吧。因为自己以前垒鸡蛋的专注和努力,在后来的日子里慢慢地磨掉了,有时事情多,垒鸡蛋总是最先被省掉的功课。有时看很多同修都坚持的很好,我都会汗颜不已,心中也会自然升起对大家的赞叹。想起刚刚开始垒鸡蛋时,心念之专注纯净,自己都觉得奇怪。那时我工作很忙,忙到什么程度~~有机会看看我手腕上因为用电脑而磨出的老茧就知道了。住的离公司很远,我又是一个人独居。每天早出晚才能归。晚上在公司忙完后,花一个来小时回到家里,饭也不做就先垒鸡蛋。因为~~可能垒鸡蛋的人中,象弟子我这样的超级笨蛋已经不太多了。那时我垒鸡蛋,每垒上一次就拿起蛋来换一个不同的点再重新垒。有时实在累得不行了,就拿着鸡蛋在垒上的点附近或者一条线上垒,那也是一放就能站住的。但垒几个就又自己不算数了,再重新数。因为自己觉得那样肯定就算是做弊了,那几个垒上也不能算,还是重新找点。别说那时候,就是现在让我这样垒,一个小时想垒一千二我也没什么把握。因为鸡蛋一拿一放就需要时间啊。但那时候竟然从一小时几十个到一百多,过一关;然后就再从几十个到一百到二百多过第二关;再从几十个到一百到二百再到三百多过第三关。每过了一关后,就仿佛再重新走一遍一样,从头再来。但是那时师父说,我的修法夯地很实,修一米合格一米,修一里合格一里。呵呵。我记得最多的是垒到388个,之后就去了岚山,师父才让五云、净信、净土几位师姐教我垒鸡蛋的。那时候还奇怪,我明明当着师父的面垒了三个鸡蛋嘛,怎么师父还让她们教我垒呢?呵呵。

而且那时候不知道哪一窍被蒙住了,竟然认定每次要垒就必须要垒够一千二。所以结果就是这样啦,每天下班回到家,什么也不做,晚饭也顾不上吃,就开始垒鸡蛋,因为一小时平均才垒一、二百个啊,要垒够一千二那经常就是要花六七个小时的。于是晚上八点左右到家开始,经常就到了第二天早晨。两、三点垒完呢还可以睡一会儿;有时半夜才到家,四五点才垒完,那肯定一垒就到早上了。那个难受啊,现在想起来都还有当时的感受,难受得根本是很想睡觉却又睡不着。哦,那时是冬天吧,2006年2、3月份,大概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就天天这样垒鸡蛋。一宿不睡身体又冷又乏,心理上也常常会沮丧、失望交织而来,垒不过关啊;有时又很委屈,毕竟是自己把自己隔绝在了人群之外,但难受时又希望有人关心;有时进展大了点又会兴奋;想睡都难受得睡不着。有力气了就去吃点东西,没力气了就那样躺在床上捱到早晨,还得打起精神去上班。因为我当时的工作主要是旅行社的OP,而且是独立担当着一系列工作,那是直接涉及到旅行团的每个人在这趟旅途中,食、宿、行、游、购、娱等整个行程事项安排的,房、餐、车、导游、景点、安全等哪一点都不能出纰漏。我必须尽可能地确保自己的工作尽详尽细尽善尽美,力求来的旅游团都接待得完满无缺。

说也奇怪,晚上那么辛苦,但是白天一上班依旧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依旧精神饱满。从早上七、八点出发到晚上七八点回家,中午也就是吃一餐的时间算是休息,也没觉得怎么样。到了周六周末就干脆从早上一直垒到晚上,不吃不喝不睡。也许中间会休息一下吧,因为有时候手腕也会痛得动不了,甚至还想要是再痛就干脆打针封闭,省得麻烦。说起麻烦,那时还真是不可思议地省掉了很多麻烦。原本一直牢牢拴在工作上的心因专注而高效可以放开了;另一个大的干扰本来应该是我的恋家情结。以前几乎每周都要回二十多公里外的家里去看爸爸妈妈,根本离不开他们。因为我从小不贪吃不贪穿,也没什么执着的爱好,一心就在爸爸妈妈和家人身上。但就是这样的执着,在我开始专注地垒鸡蛋时,竟然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就淡化掉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比这要大的多的爱,我深信我会给他们比现在更好的东西。可能正是这种心念化生出相应的因缘,我总有理由不回家,而且留下大量的时间垒鸡蛋。

也许正如师尊所言吧,诚可感天;感恩上天那时候赐予我恩师及时耐心的调整!每当我觉得自己受不了时,恩师就会在网上、或者用短信及时地调整我一下,让我有信心再垒下去。记得有一次也是垒到早上四点多,心里失望、沮丧、委屈、痛苦一股脑都来了,睡也睡不着,和衣往床上一躺,伤心地快哭了。那是很难得的状态,因为我从小就爱笑不爱哭。正在这时,恩师的短信来了:“心量广大 能装天下 如是做人 才慧飘洒 ”。就这十六个字,那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扫而光。现在想起来,那些字只是载体而已,它是带着真实的能量的。我爬起来,很内疚自己打扰了恩师,给恩师回短信,意思好象还问您这么早就已经醒了,还是根本就没睡。恩师回过来:“阿门 丫头 好好睡一觉吧”。于是我一下子就睡着了。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会,无形的东西是很难去掉的,但是恩师的调整就这么简单而速效。网上师尊调整我的对话有一部分被记录了下来,在《开心偈语》三当中吧,当时我自己并不知道,但那记录的的确都是真实不虚的感受。

想起来这些,现在也很感慨,当初的那股劲去哪里了呢?如果一直以那股劲修行,那……呵呵,可惜大道只讲因果不讲如果。其实人人的初心都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所以才说“初心修行,成佛有余”吧。只是,娑婆世间的很多人仿佛都喜欢投机,爱好偷懒,都想以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都想走最近的、最好走的路直达终点。其实,垒鸡蛋已经是一条这样理想的路了,可是仍然还是不知足。且不要说垒鸡蛋对于调整每个人精气神方面起到的巨大作用,就哪怕是仅仅让我们表示一点对无上大道、无上道者的虔诚心来看,也值得我们下苦功夫去做啊。这是真实不虚的道对我们的要求。它是一个完完全全利人利已的训练方法,只是对于让我们做这个功课的道者可以说没半点好处,只能让他再多费点心、再多耗点神来调教我们。可就是这样,还得要师尊苦口婆心地一遍又一遍教我们垒鸡蛋。

听听吧,录音中有多少次师尊讲课时讲到如何垒鸡蛋,再看看师尊跟有缘人对话记录中,有多少次讲到了好好垒鸡蛋。新接触到这个训练方法的有缘半信半疑是自然的,但是为什么还有很多拜了师父的同修也依然对这一方法漠然视之呢?不是相信师父尊敬师父么?从这里又能显示出我们几分的尊敬和虔诚呢?“信为道源功德母”啊。之所以不能好好地垒鸡蛋,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好投机取巧,不付出努力就想收获就想成功垒鸡蛋训练方法,师尊在里面加的大信号就有不让大家投机取巧,要让大家自强、自立,脚踏实地地做人做事来修行。鸡蛋站稳就是垒上了,站不稳就是没垒上,实实在在的方法,让人避免臆想、弄虚作假,那么好投机取巧的人就会对不上号,就会垒几次垒不上就觉得没有用,就会体会不到其中的益处,就会各种各样的美丽借口而不能去说到做到。

凡所有真诚训练,真实努力必有收获,垒鸡蛋训练自会净化掉潜藏着的虚而不实的一切信号,师尊常说每一滴汗水都不会白流。看看大自然里真正的果实,那都是有一个播种、成长、成熟的过程的,如果告诉您这个方法可以垒一次、两次、十次八次就获得彻底解脱的话,您信我都不信,那摆明了是骗人的嘛。只有坚持不懈地努力,发扬钻木取火的精神,我们才会不断地体会到里面道化的美好。

看大家写了很多垒鸡蛋的感受,以前也只是遵师命讲给一些有缘人听过,但是从来没想过要写出来。因为那时候的感受,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咸都有,而每次一想起来,印象最深的就是难受的感觉,仿佛真的有不衰的信号依然残存。再加上自问后来也总下不到当初的苦功,内疚的很,不想回味。这次之所以能写出来,要感恩师母。其实师母一直在电脑那里,根本没理我。但是,我今天第二次垒鸡蛋时,一直在想她。她就在我身边。可我还是想她。我一直流泪。我想起那次独自在岚山道场闭关时,师母从上海回来,把她的衣服披在了正厅正位座椅上放着的师尊被压过的衣服上面,她告诉我“不要拿下来”时那果决的语气,流露出的那种大无畏地与师尊共同担当天下的神情;还有那一次次在师尊身后的默默担当。师母和师父一样,为大家担当了一切,付出了一切,却还要被一些人误解,甚至有些人还不满足,还认为理所应当!我不知道这些话写在这里是不是应该。但是我心痛。其实我知道师母也是真正的无心道者因为我有太多真实不虚的体会我知道师母并不需要我这样。有时我觉得自己真是幸运,也感叹现在还没有太多的机会让其他人也直接受益于师母那纯净的智慧。平时师母对我来说象妈妈,又象姐姐,有时还象小时候天真的玩伴但是她和师父一样,有着无尽的慈悲与无量的智慧。师母点化大家时,每次都是“一针见血”,精确地到位。师父常常笑着说:“因为她是一真嘛!”我们无权评价至高无上的道者,很多东西我也不能表达得很正确、很清晰,但是,我真的常常觉得师母的角色有时比师父还难演。当我写到这里时和刚才的感觉一样,还是她的爱。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又不是肉眼能看见的爱~~哦,不,刚才垒鸡蛋时我仿佛都看见了那种从师母身上放射到天地间无穷远处的爱,是她用她的至爱与师尊共同担当着这天下。以后大家慢慢地体会吧,在道者的大爱面前,也许人类的

语言文字太苍白、太局限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想着师母会让我想写出以前最初垒鸡蛋的过程。也许,原本这一切在造化中就是融通的,只是我看不懂而已。但是我相信这些感受能利益有缘人。因为以前已经试用过了,有效。哈哈哈。

感恩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的师父师母!!!

    心晓庆敬书 

2008927 


开心简介   |    学习指南   |    开心开示   |    开心报道   |    心力训练   |    开心书目   |    经典参考   |    慈航影音   |    开心音乐   |    论 坛  |    联系我们

Coyright@2011-2020  All right reseryed 开心文化 ©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6441号-1